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大明宫词》中的皮影戏词《采桑女》【农..  

2010-07-11 15:18: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明宫词》中的皮影戏词《采桑女》

                    导演/李少红    编剧/郑重 王要

                            农家子弟/编


                                      《第四集》(节选)



6, 后宫甬道 白天 外景

    【春光明媚......少女太平公主跑着,手里挥着一只皮影。

      路上,宫女太监们依次向她施礼,她就一路喊着:

      免礼,免礼,免礼……向熏风殿跑去......】


7, 熏风殿 白天 内景

  【室内光线幽暗,门窗都被大丝绒布围得很严,
    严格地挡住了光线,只有一块白布映现着光亮。

    皮影戏正在大殿内上演,白布上升起一轮太阳,百花齐放,鸟语花香。
    幕后,演皮影的,竟然是唐皇李治和他的情人贺兰氏。

    他们演得十分投入,好像自己就是剧中之八。
    这是一出哀婉的千古爱情绝唱(采桑女)。
   
    但是,台下的观众寥寥,只有显、三和韦氏坐在当中;
    几个太监在不远处低头观望,三个孩子不像台上表演者那么投入。

    这两拨人的情绪与台上形成强烈的对比。】


贺兰氏:(悠扬、凄婉地)

  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

  绿草凑凑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

  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

  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

  而我运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讯…
 


    【幕后的贺兰氏,操纵着皮影,表情陷入忧伤与思念。
        李治看着她,恍如是她企盼多时的郎君。】
   


李治: (朗声、深情地)

  离家去国整整三年,

  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

  为了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

  为了满足~个男儿宏伟的心愿。

  现在终于锦衣还乡,

  又遇上这故人般熟识的春天。

  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清溪桃花,

  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

  也不知我新婚一夜就别离的妻子是否依旧红颜?

  对面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满面春光,美丽非凡!


  【台下的显心不在焉,拿出香囊递给韦民。他低声地说“这是我新配制的
    百花香,你闻闻,是不是有早春的香气?贺兰姐姐今天用的就是这个香。

    韦氏和显热衷于他们的游戏,小声嬉戏着。
    旦的目光虽然始终如一,但灵魂似乎已游移到遥远的地方去了。
   

    台后的情绪,依然是热烈的。】


李治:(望着贺兰氏,动情地)

  这位姑娘:

  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

  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贺兰氏:(声音千娇百媚)

  这位官人:

  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

  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

  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泥点,

  怎么反倒怪罪是我的错误?

    【李治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脸色红润,目光和贺兰氏相遇,
    不回避地看着她。】
   
李治:(声音轻柔,充满真情)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

  你啊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

  你蓬松的身发涨满了我的眼帘,

  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

  你明艳的面颊让我胯下的这头畜生倾倒,

  竟忘记了他的主人是多么威严。
   
    【这时,门口出现韩国夫人的身影,她似乎已经站了多时,
      从李治和贺兰氏热情洋溢的言辞中,她体味的是与众不同的感觉。】

    【只有她知道台后面的情形,知道那令她担忧的事情已经在她女儿

      和皇上之间发生了。她微锁眉头,心中泛起忧虑的哀情。】

   
贺兰氏
:(异常娇媚,更加诱人)

  快快走远点吧,你这轻浮的汉子,

  你可知调戏的是怎样多情的一个女子?

  她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丈夫,已经应掷三年,

  把锦绣青春都抛入无尽的苦等,

  把少女柔情都交付了夜夜空梦。

  快快走远点吧,你这邪恶的使臣,

  当空虚与幽怨已经把她击倒,

  你就想为堕落再加一把力,把她的贞洁彻底摧毁。

  你这样做不怕遭到上天的报应…

    【显和韦氏偷偷地离开座位,溜了出来,从韩国夫人身边跑走了。
      大殿里只剩下旦一个观众。

      台后的李治和贺兰氏,完全沉浸在彼此的情意中,旁若无人。】
   

李治:(画外音)

  上天只报应痴愚的蠢人,

  我已连遭三年的报应。

  为了有名无实的妻子,

  为了虚枉的利禄功名。

  看这满目春光,看这比春光还要柔媚千倍的姑娘……

    【太平随着一道明媚的春光急火火跑入。
      太平:(对韩国夫人)姨妈,您怎么不进去看?】
   
    【韩国夫人看了一眼太平,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快快地离去。
      太平:不明白,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随即入殿。】

   
李治:(画外音)

  想起长安三年的凄风苦雨,恰如在地狱深渊里爬行。

  看野花缠绕,看野蝶双双追逐,

  只为了凌虚中那点点转瞬依恋,

  春光一过,它似就陷入那命定中永远的黑暗。

  人生怎能逃出同样的宿命。
    【太平坐到旦的身边。太平:(看一动不动的旦)是父皇在演吗?
      旦不置可否地、朝她笑笑。】

    【台后,贺兰似乎忘却了是在演戏,面色绯红。幕布上的皮影捂住了郎君的嘴,
      他们的身体相距咫尺,有片刻的静默,俩人相望着对方,几乎停住手中的动作,
      渐渐地,贺兰氏开始说话,话语中增添了几分调情的隐喻,代表了她此时的心情。】

   
贺兰氏:(眼盯着李治)

    快快住嘴吧,你这大胆的罪人,你虽貌似天神,

  心却比铁石还要坚硬,双目比天地还要幽深。

  看鲜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柔弱;

  看野蝶迎风飞舞,我比它们还要纷忙迷乱。

  看在上天的分上,别再开启你那饱满生动的双唇,

  哪怕再有一丝你那呼吸间的微风,我也要跌入你的深渊,

  快快走远吧,别再把我这个可怜的女子纠缠……


李治:(凝视贺兰 忘情地)

  看野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渴望缠绵;

    看野蝶迎风飞舞,我的心也同样为你纷忙迷乱。

    任什么衣锦还乡,任什么荣耀故里,

    任什么结发夫妻,任什么神明责罚。

    它们加起来也抵不上你的***轻轻一颤。

    随我远行吧,离开这满目伤心的地方,

    它让你我双双经受磨难…


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凄凄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讯…   …离家去国整整三年,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为了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现在终于锦衣还乡,又遇上这故里的春天,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满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也不知我新婚一夜就别离的妻子是否依旧红颜?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是满面春光,美丽非凡!   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这位将军,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污点,怎么反倒怪罪是我的错误?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你啊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你明艳的面颊让我***的这头畜生倾倒,竟忘记了他的主人是多么威严。   快快走远点吧,你这轻浮的汉子,你可知调戏的是怎样多情的一个女子?她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丈夫,已经应掷三年,把锦绣青春都抛入无尽的苦等,把少女柔情都交付了夜夜空梦。快快走远点吧,你这邪恶的使臣,当空虚与幽怨已经把她击倒,你就想为堕落再加一把力,把她的贞洁彻底摧毁。你这样做不怕遭到上天的报应…   上天只报应痴愚的蠢人,我已连遭三年的报应。为了有名无实的妻子,为了虚枉的利禄功名。看这满目春光,看这比春光还要柔媚千倍的姑娘……   ……想起长安三年的凄风苦雨,恰如在地狱深渊里爬行。看野花缠绕,看野蝶双双追逐,只为了凌虚中那点点转瞬依恋,春光一过,它似就陷入那命定中永远的黑暗。人生怎能逃出同样的宿命。   快快住嘴吧,你这大胆的罪人,你虽貌似天神,心却比铁石还要坚硬,双目比天地还要幽深。看鲜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柔弱;看野蝶迎风飞舞,我比它们还要纷忙迷乱。看在上天的分上,别再开启你那饱满生动的双唇,哪怕再有一丝你那呼吸间的微风,我也要跌入你的深渊,快快走远吧,别再把我这个可怜的女子纠缠……   看野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渴望缠绵;看野蝶迎风飞舞,我的心也同样为你纷忙迷乱。任什么衣锦还乡,任什么荣耀故里,任什么结发夫妻,任什么神明责罚。它们加起来也抵不上你的***轻轻一颤。随我远行吧,离开这满目伤心的地方,它让你我双双经受磨难…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