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脐带之功》【农家子弟/文】  

2010-07-16 10:19: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脐带之功》【农家子弟/文】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脐 带 之 功

文/农家子弟


                          随笔:《脐带之功》【农家子弟/文】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离乡进城已经三十年了,我还是无法驱除一种孤独感——乡村望我是城市旅游者、一脸陌生,城市看我是乡村流浪汉、也默然一脸。乡村好像已经忘记了,我是她曾经孕育十六年之久的孩子;我奉献了三十年的城市,也似乎在说与他无关......

  对于我来说,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被一个鱼钩咬住了,一咬就是三十年。那个嗜血的鱼钩,又被一根有劲儿的风筝线拽着,在天空中不由自主的飘荡着,任凭风吹霜打、雨淋日晒,时常有鲜血渗出着、滴落着。

  一个人,如果几十年沉浸在这种感觉里,不会疯、也会产生忧郁病的;然而我却很快乐。我的快乐,不是升官发财的得意,也不是吃喝嫖赌的风流,它是一种在亲朋好友看来可惜、可怜、可笑的快乐。然而我确实在快乐着,的确乐不思蜀。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你是不是病了?或者是没心没肺?诊断过多个医生,也查阅过许多有关典籍,答案却都是否定的。最近与妻闲谈,突然想到:我的快乐,也许是来自孕育我的乡村,是它遗传给我的那份的知天乐命、化解了一个“城市农民”心理危机吗?也太空、太玄了吧!

  是的,我出身农民,有“小农心理”;三十年城市化,也算“小市民”。所以,我的所有欢乐所有梦、都和梦分不开,特别是和故乡和母亲、常常是梦里重逢。

  问一问成千万、以亿记数的城市农家子弟,谁回没有这样的梦呢?

  昨夜一梦,我恍然大悟、疑云顿消。我梦见了自己在母亲肚子里的情景:我在清澈透明的母液里游泳,日日夜夜乐此不疲;而生命力之源,就是一根粉红色的脐带——从我的肚子中间长出来,伸进母亲心脏里,汲取着母亲鲜红生动的血液。

  是的,是母亲通过粉红色的脐带,把鲜活的血液日以继夜地输送给我娇小的躯体,才有了我的生命和快乐。而母亲,必须为此持续辛勤劳作,挣回养育我需要的源源不断的营养品,又把那些营养品自己烹食消化,变成生命成型、壮大,以至于长大成足以抗拒任何风险的生命个体。

  以我的观察,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也有这样一条脐带;是它,维持着城市和我们这些乡村游子的生命!这条脐带,就是连接城市与乡村的物流:最初是海量农业产品被城市廉价的吞没,当然包括我们这些农家子弟;后来是工业产品对农村的肆意掠夺,这正是农家儿女涌向城市的根源。

  这是中国城乡巨变三十年,我的观察结果。三农经济危机的根源,起源于在此;农家游子的心理危机根源,也起源于此。三十年来,中国最大的受惠者,是城市而不是乡村,是东部而不是中西部,是商人而不是生产者,是不到1%的中国人而不是99%的中国人。

  现在,我正在剪毛豆。就是用剪刀、把绿色黄豆角的两头剪掉,再加上一把红辣子角、一把花椒粒、一把咸盐,最后用水煮熟、剥皮吃掉。卖未成熟的黄豆、很便宜,吃这样原始的农产品、很鲜很香也很有营养。这是城市吃农村的方法,很别致、也很有文明风度。

  为了成为文明人,我也在学习城市的文明吃法。我学着文明人的吃法,吃农民不成熟的原形态的毛豆、玉米、红薯,吃乡村各种成熟的稻麦豆谷、瓜果蔬菜,立志成为风度翩翩、举止高雅的城里人......可是我没有成功!三十年了,我依旧在城乡中间的天空上飘着,晃悠着无着无落的。

  和妻子深谈,已经三十年了。刚才剪豆角时,我才突然明白了,自己不成功的原因是思想狭隘。三十年来,我一直坚持的是,只购买农民直销的农产品,不讲价钱不看质量、付钱走人,总在想“农民太苦、太不容易”......是因为这样,我就不能融入城市的吗?

  听人说,农家子弟们要想成功者,必需具备三大能力:第一,忘记良心二字,全力以赴赶制酒色财气之网,以备不时之用。第二,唯利是图、唯领导是从,让一切人情百分百地为升官发财服务。第三,心无旁骛,只盯紧有权有钱有势有前途的四种人,忘记自己是人地挖空心思、去经营自己的理想帝国。如此这般,不发达也难!

  然而我做不来,也不愿那样做。我无此痛苦,却快乐着。

  我现在,既不是农村人、也不是城市人,可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虽然您看到我一事无成,过着撑不死也饿不死的日子,可我吃得香睡得甜、笑口常开。我挺知足的,您能感觉得到吗?

  “知足常乐”就是我“现在还活着”的最好注脚。特别是现在,我松松垮垮地坐在网前,一边儿磕着有益于身心的、香喷喷的毛豆角,一边儿给您说着我三十年憋恶的、快乐的往事,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您想想看:我,一个农村孩子、城市工人,既不必在乡村老土地上、挥汗如雨,又不必在城市臭人堆里、蝇营狗苟,能一个人飘在蓝天白云下的凉风里、潇洒地度夏,这还不够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