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德应侯碑”应回归耀州窑 【农家子弟/文】  

2010-10-09 18:15: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应侯碑”应回归耀州窑 【农家子弟/文】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中国作为世界瓷器的古国大国,有“北源南流”的说法。也就是说,

中国古瓷的精湛工艺,质变期在北中国,以北宋的耀州窑青瓷为代表,
为“源”;鼎盛期在南中国,以明清的景德镇青花为代表,是为“流”。

  而作为中国瓷器之源的北国耀州窑,其间富有唐宋元明清、民国乃至

抗战时期的瓷器文物,则为“北宋六大窑”之首,有《德应侯碑记》为证:

  “熙宁中,尚书郎阎公作宰华原郡。越明年,时和政通,奏上神封德

应侯。贤侯上章,天子下论,明神受封,庙食终古,不甚盛哉?
        侯据黄堡之西南,附于山椒;青峰回护,绿水滂泻,草木奇怪;下视
居人,如在掌内。居人以陶业为利,赖之谋生,巧如范金,精比琢玉。
        始合土为坯,转轮就制,方圆大小,均中规矩;然后纳诸窑,灼以火
,烈焰中发,青烟外飞;煅烧累日,赫然乃成。击其声,铿锵如也;视其
色,温温如也,人也是赖以为利,岂不归于神之功也?
        至有绝大火,启其窑而观之,往往清水盈鞠,昆虫活动,皆莫其究其
所自来,必曰神之化也。陶人居多沿长河之上,日以废泥投水,随波而下
,至于山侧,悉化为白泥,殊无毫发之余混沙石之中,其灵又不可究也。
        殿之梁间,板记且古,载柏翁者,晋永和中,有寿人耳,名林而其字
不传也,游览至此,酷爱泥土变态之异,乃与时人传火。甄陶之术,由于
匠工得法,愈精于前矣。民到今为立祠堂,在侯之庙中,永报休功,不亦
宜乎?
        一方之人赖侯为之衣食之源,日祗敬畏,曾无少懈。得利尤大者,其
惟茂陵马化成耳,岁还牲豕荐享,又喜施财为之完饰,此所谓“积善之家
,宜有余庆”者也。
        易曰:“显诸仁,藏诸用。一正合侯之功矣。隆退栖林泉之下,永不
笔砚;一日,太原王从政至于门,且言马君事侯之勤,俾文刻碑石,将使
万古之下,传之无穷;又皆知侯因阎太守而位列于山,其功当不在王公之
下矣。
        斯诚可记,固无惜荒唐之道,直笔以书之。大宋元丰七年九月。”

  此碑,原为北宋耀州窑而生,是耀州窑的官窑身份证,本在耀州窑所

在地黄堡镇保存,不知何时却被省城西安碑林收藏。如此以来,耀州窑博
物馆从唐、宋、元、明、清、民国、抗战时期的丰富文物,也就成了“无
魂之馆”,为什么会这样?实在是令人不快不解的一大憾事!

  现在的耀州窑,已经向社会免费开放,在北中国瓷器博物馆中的地位

仅次于故宫。在铜川生活了三十年的我,趁国庆节携妻女一番美游后,均
有"德应侯碑"不在耀州窑、就好像一条龙没有眼睛一样的感觉!为什么不
能使“德应侯碑”回归耀州窑故里呢?

  文物,只有在本地,才能彰显出其历史的风华。所以,我们广大文物

爱好者,恳切呼吁陕西省的文物主管部门,应该尽快玉成“德应侯碑”回
归耀州窑的好事善事,使得其所!

    “德应侯碑”应回归耀州窑 【农家子弟/文】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德应侯碑”应回归耀州窑

农家子弟/文

    中国作为世界瓷器的古国大国,有“北源南流”的说法。也就是说,中国古瓷的精湛工艺,质变期在北中国——以北宋的耀州窑青瓷为代表,是为“源”;鼎盛期在南中国——以明清的景德镇青花为代表,是为“流”。

    而作为中国瓷器之源的北国耀州窑,其间富有唐宋元明清、民国乃至抗战时期的瓷器文物,则为“北宋六大窑”之首,有《德应侯碑记》为证:

    “熙宁中,尚书郎阎公作宰华原郡。越明年,时和政通,奏上神封德应侯。贤侯上章,天子下论,明神受封,庙食终古,不甚盛哉?侯据黄堡之西南,附于山椒;青峰回护,绿水滂泻,草木奇怪;下视居人,如在掌内。居人以陶业为利,赖之谋生,巧如范金,精比琢玉。始合土为坯,转轮就制,方圆大小,均中规矩;然后纳诸窑,灼以火,烈焰中发,青烟外飞;煅烧累日,赫然乃成。击其声,铿锵如也;视其色,温温如也,人也是赖以为利,岂不归于神之功也?至有绝大火,启其窑而观之,往往清水盈鞠,昆虫活动,皆莫其究其所自来,必曰神之化也。陶人居多沿长河之上,日以废泥投水,随波而下,至于山侧,悉化为白泥,殊无毫发之余混沙石之中,其灵又不可究也。殿之梁间,板记且古,载柏翁者,晋永和中,有寿人耳,名林而其字不传也,游览至此,酷爱泥土变态之异,乃与时人传火。甄陶之术,由于匠工得法,愈精于前矣。民到今为立祠堂,在侯之庙中,永报休功,不亦宜乎?一方之人赖侯为之衣食之源,日祗敬畏,曾无少懈。得利尤大者,其惟茂陵马化成耳,岁还牲豕荐享,又喜施财为之完饰,此所谓"积善之家,宜有余庆"者也。易曰:"显诸仁,藏诸用。一正合侯之功矣。隆退栖林泉之下,永不笔砚;一日,太原王从政至于门,且言马君事侯之勤,俾文刻碑石,将使万古之下,传之无穷;又皆知侯因阎太守而位列于山,其功当不在王公之下矣。斯诚可记,固无惜荒唐之道,直笔以书之。大宋元丰七年九月。”

    此碑,原为北宋耀州窑而生,是耀州窑的官窑身份证,本在耀州窑所在地黄堡镇保存,不知何时却被省城西安碑林收藏。如此以来,耀州窑博物馆从唐、宋、元、明、清、民国、抗战时期的丰富文物,也就成了“无魂之馆”,为什么会这样?实在是令人不快不解的一大憾事!

    现在的耀州窑,已经向社会免费开放,在北中国瓷器博物馆中的地位仅次于故宫。在铜川生活了三十年的我,趁国庆节携妻女一番美游后,均有《德应侯碑》不在耀州窑、就好像一条龙没有眼睛一样的感觉!为什么不能使“德应侯碑”回归耀州窑故里呢?

    文物,只有在本地,才能彰显出其历史的风华。所以,我们广大文物爱好者,恳切呼吁陕西省的文物主管部门,应该尽快玉成“德应侯碑”回归耀州窑的好事善事,使得其所!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