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2011-09-17 13:12: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淮三叠》之三叹:


是谁,在马不停蹄地诉说忧伤

文/白衣萧郎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阳春三月踏春阳,何处春阳不断肠。

这个春天注定有太多忧伤。当你的影子在红墙照壁上模糊,文德桥上晚来的风吹过我的眉头,阳光的华丽在秦淮河的春衫上斑驳成憔悴的记忆。是谁把峰眉频蹙,又是谁在黯然魂伤?萧横在唇前,我已无力再把阳关重弹。指尖还歇着伤感,掌心已迫不及待地递来愁绪。那些烟波红尘里如荷般怅然的心事,那个夫子庙前猝不及防的瞬间,在回望的时候,真的就可以这样徒留下一径轻寒,两袖萧然?

夫子庙前与你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三生石上那些牵牵连连的因缘,奈何桥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宿愿。只四目相遇的一瞬间,我便知道,我千里追寻的脚步就要在这一刻停驻。花儿绽放,蝴儿轻扬,青衣如麻间拾级而下的窈窕女子,淡淡的蛾眉淡淡的红妆。她眼里流动的波澜,她心里藏着的婵娟。那是一泓碧水,一潭柔波,一辈子让人沉溺。一辈子,就记得那一双眼,那张素淡的容颜。记得了,哪怕是缺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一分一秒,都不叫一辈子。秦淮河上漂浮的朵朵心絮,漫漫悠悠的在红尘回转。仿佛一个延音,一个回视,几度缠绵,几度恍惚……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宋·周邦彦《兰陵王》


柳色里,冲杯碧螺春给自己。没有纤巧的蝶翼掠过娇艳的花朵,空气中也没有暗香盈袖。淡淡的绿萦在心口,就埋掉了这个季节的思念。

可惜,你住的楼台没有杨柳。无尽的思念便要悬在春风的枝头。被雨雪的冷眼,嘲讽,怒视。被穿梭的愁绪,践踏,蹂躏。没有思念。这个城池无边无际的柳色蔓延。

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这是李商隐在一次饮宴《花下醉》的落寞,那些飘零的烟花,以一个诺言的温度,自唐宋的渡口蜂拥而至,簌簌是无尽的寒。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是注定的吧,自从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到十里秦淮,一城春色半城柳。当花随东风去,剩下我们在一片春光明媚里痴痴追忆,往昔已不再,秦淮空依旧,更几重琼台高楼。谁忍把浮名换作浅吟低唱,笑饮不敌疾风的一杯浊酒?那素衣的女子已经渐行渐远渐无穷,模糊在那白露清霜的山水之间……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夜了,霓虹的灯火映出这个城池的辉煌。满天的星火,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要马不停蹄地赶上你今夜的绮梦,那枚玉佩储满的柔情。满天的烟花飞旋。一支一支的芰荷冒出水面。一寸一寸的开出温柔。

那是谁的欲语,还羞?荷的声音,洁白,亦矜持。

相思在秋波倒影中横成眉峰,爱恋在琴弦的清音中凝成含苞。零零碎碎的心事,汇聚成长长短短的芰荷,散入眼眸化做泪水,落入尘埃化成花朵。当芰荷花开的时候,我让掌心绽开一朵,眼睛便听见了天籁之音。宛若涅槃的法螺。

一些荷醒着,眉飞,色舞。荷是不肯嫁与春风的,永远,在濯清涟的日子里,暖暖地堵住心口……

花开有声,一朵绽放幸福。

因为爱情,我们的心灵更加清澈。一枝青荷,一枚碧玉,独自临风,透过尘埃,在心里掀起波澜,在时光里雕铸芳香。宛如几点飞鸟,灵秀的身子只是那么一擦而过,却在感情的湖面上划开越漾越远的涟漪。纵使东风暗换流年,所有的故事已经沧海桑田,却总有那么一些事,一些情,一些人,在刹那间泛上心头,紧紧抓住柔弱的心,一次次久久回味。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屡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唐·李商隐《无题》

传说李商隐二十三岁(太和九年835年)那年,上王屋山的玉阳山东峰学道。在玉阳山西峰的灵都观里,与侍奉公主的一个宫女宋华阳邂逅(该宫女后来随公主一起入道),两人很快便双双坠入情网。他们背着观里的人,渡过了一段短暂的欢娱时光。观里观外,到处留下了他们滞云尤雨的印记。画楼西畔桂堂东,那份缠绵的爱情,让人沉溺,让人心疼。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秦淮河边夫子庙旁,我们的爱,如此汹涌,让这一回眸的温柔,有了如此迅猛的成长。此刻,它就像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迎风而立,注视着眼前那片无边的绿色,唱着只属于锦瑟年华的歌。风在往爱情的方向吹,雨在爱情的池塘泛着波澜。秦淮河在明明灭灭的灯火里,荡漾出层层的涟漪。红尘有你,该如何表达我的欣慰?

柏拉图说:这是一个残缺不全的世界,每个人都是从天堂被扔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他的美好能够让你唤起天堂的回忆,这就是爱。

站在夫子庙旁的青石板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他们行色匆匆,眼神仓促;看他们行踪不定,去向不明。耳朵里是你迎风而来,水袖霓裳,环佩叮咚。忽然地,就有了沧桑的味道。

说不清楚的感觉,象梦吧?在远处,在遥不可及的远处。低头思量,我们实际的相遇却只有一次,夫子庙前那深情的一眸,尽管这一眸还是在照片上完成。但此一足也。昨夜微蹙的眉头,雨中坠落的泪水,唇边浅涩的红酒,未寄出的红笺,龙泉湮滞的箫咽,还有聚星亭前莹白的百合花,玉倾城血色的玉佩,以及那些梦中的秦淮烟火,纤毫毕现又若无其事地以我不可知的速度驻足。

在秦淮漫天的柳色里,我们都是低吟浅唱的天使。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爱不知所依,而至死不渝。《影梅庵忆语》里冒襄的那一句“今忽死,不知姬死而余死也”,岂不是最明白的注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痴情、执著,汹涌,而义无反顾。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这是诗人的口吻。我不是诗人,我的窗口也没有燕巢,洛浦江岸边的烟花散落一地。这些日子,我以洞箫为桨,琼花作舟,自洛都涉水千里,泛舟于你烟波浩淼的江南。当细雨霏霏、秦淮两岸香拥翠绕,是谁挑灯醉看吴钩,黯然伤怀于碧水青天间的舴艋小舟?当渭城的轻尘沾上别襟、塞外的羌笛奏起阳关三叠,又是谁身披蓑笠狂歌大江东去?又有哪个女子轻捻灯花,柔倾香茗?素笺成灰,相思成灾,还有哪个羽扇纶巾间穿行的书生“当年拼却醉颜红”?还有哪家的女子“和羞走,却把青梅嗅”?秦淮河静静地流淌,遇到过仙眷良缘,亦见惯劳燕分飞。

这些日子,我已习惯独坐西窗闲听一帘幽梦,把满腹心事与宿命放逐在月白风清的轩庭,任风吹帘动,灯火楼台,烟波无穷。


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幽兰渐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宋·吴文英《莺啼序》


晚来寒露沾衣凉。何时会有你江南驿寄的梅花?生已谙于长歌剑出鞘的萧郎,只有在寥落无人之处摇曳低吟。郎唱起的是横刀扬鞭,金戈铁马。千帆过尽,高楼望极,雨来,风起,夫子庙前凝眸神闲的你,可会在远山的那方,为我修眉凝妆,红袖添香?或是玉肌憔悴,独守着一脉灯火,浅奏着一曲东风破,泪下索索……

洛阳城里的牡丹,一片一片开满天涯。雨一点一点的落下,激起浅薄的轻烟,仿佛谁在沧桑的红尘之外,娓娓诉说着悠远的往事。当你转身消失在人海,我思念的洞箫已经吹瘦秦淮无边的风月。洛阳和金陵,不过三千八百里的距离。我们的中间是一条河,河的两岸是无尽的柳色,我们在柳色里两两相望。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我怀揣着那些盛极而衰的欢乐,遥想朱楼,水隔天遮,而一襟幽怀早已无言独上兰舟。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还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踪。记忆随着这场盛开的柳色花事,不着痕迹的席卷过来,一颗本已脆弱的灵魂就轻易地消散在如烟如风的残照里。多年之后,谁还会记得那些光阴里的古老情事?那些躺在纸楮背后的故事,那些关于生命和光荫的真实的东西,它们静静地停泊在岁月的倒影里,不曾稍离。罗衣留不住,唯有香魂入梦去。那抹玉色,那些倾城,那些深深浅浅的爱恋,都在魂梦中渐行渐远…

美玉兮流光,佳人兮胜流芳。

谁是前世的眷恋?谁是今生的劫数?谁是下一个轮回里,最舍不得遗忘的那人?又是谁在泪湿春衫透的黄昏,对着暗香涌动的琼花月影,把酒言欢?我依在你写满心绪的流光里,品读所有的往事和绚丽。烛光下,是你细细点点的温柔。温柔如水,思念胜酒,所有关于风花雪月的往事都索然无言,颓然酡颜,以至零落成尘。

  记忆的盛宴中,时光的河流静静流淌。定格。穿越时光的重重皱褶,那份蛰伏在记忆深处的温暖和心动,明年春来的时候,是否还会在那隔岸的花树下静静的侯我,浅笑,如初?宿酒未醒,花不言语,所有的花香和思念,在季节之外流离失所。

放眼,天空如此辽远,世界从此不同。时间开始凋零。

洛阳城的牡丹开了一地,姚家的公子一夜白头。





白衣萧郎:《秦淮三叠》之三叹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