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白衣萧郎:少年一段风流事 只许佳人独自知  

2011-09-17 13:47: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文/白衣萧郎


 

白衣萧郎:少年一段风流事 只许佳人独自知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宋代时候,四川昭觉寺的老祖宗圆悟克勤大师,曾写过一首很有名的开悟诗:

金鸭香销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
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红烛摇曳,重重幕帘掩映的闺房,铺满了绫罗锦绣。檀香将尽,金鸭炉散发着袅袅的清香,此间。一位少年伴着一位俏丽的佳人,互调了笙歌酒筹,在恣意欢乐。铜镜里映出的婵娟,那眼角眉梢,是无限的春意荡漾。伴着笙箫,他们一夜缠绵,尽醉而归。

鸳鸯交颈,被翻红浪,那真是一段让人难忘的时光啊。要是有外人问起那夜同赴巫山的滋味?该怎么回答他呢?那种滋味怎么能说的出来的呢?若是你要强问啊?也许,只有我的那位佳人她最清楚的了。

香艳,绮靡,单从字面和诗意上来看,这可是一首地地道道的艳情诗。艳情诗,怎么可能出自和尚之手?其实,上面的诗文确确实实出自克勤大师手笔。只是,这诗的背后是一个颇富禅趣的故事。

据史书上记载,克勤大师是彭州崇宁县(今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境内)人,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自幼禀赋聪异,一日能记千言,而且过目不忘,早年有神童之称。有一天,克勤到一个叫妙寂院的地方玩耍,也是机缘巧合,他看到了一本经卷,便拿在手中左右翻看,恍惚中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他说:“这个东西应该是我前世掉在这的吧,那我前世应该是个和尚吧。”因此,克勤便剃发出家,拜在临济宗杨岐派五祖山法演禅师门下。

此后数年之间,克勤研读经卷,精进不懈,时有所悟。他将自己所写的诗偈呈给法演禅师印证,但师父法演却始终认为克勤学业尚欠火候,还没有见到自性。

后来,有一位曾在朝廷任职的吏部提刑大人,刚巧辞官返回蜀中,特来向法演问道:“什么是祖师西来意?”法演回答说:“提刑大人,不知少年时代可曾读过一首艳诗?这后面的两句,和祖师西来意颇为相近。”

一段风光画不成,洞房深处恼予情。
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

红烛高燃,旖旎生香的洞房,一片春软香浓。娇媚的新娘子枯坐洞房,正忐忑不安地等候着夫婿。可左等右等,右等左等,已经漏过三更,还不见新郎官身影。新娘子心里焦急,但又不好意思直说,不得已,她只能频频地呼唤丫头小玉。这个丫头小玉,还是懵懂女子,她一听主人的呼唤,便噌噌跑过来,问主人,娘子有什么事情吩咐?能有什么事情啊,这个傻丫头,好不让人恼火。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哪里有你丫头什么事啊!我之所以频频呼你,是为了让新郎官听到我的喊声,知道我在等他,赶紧结束那边的宴席,快快进得洞房里来,眼看着三更天可又要过去了呀……

历代的诸佛祖师,就是这位用心良苦的新娘子,而众生就是那位感觉迟钝的檀郎。祖师们的语录公案、诸佛的教示言说,就是那频呼小玉的弦外之声。法演引用这首艳诗,自有他的深意。那提刑听了,也心解意会,口中频频称诺,满意地离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克勤刚巧从外面回来,听到师父和提刑大人的问答,便满脸疑惑地问道:“刚刚听到师父对提刑举了一首艳情诗,不知提刑大人是不是也会得其意?”

法演回答说:“他识得声音。”

“他既然识得声音,却为什么不能见道呢?”

法演大师知道克勤开悟的机缘已经成熟,便迅雷不及掩耳地大喝一声:“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呢!”

白衣萧郎:少年一段风流事 只许佳人独自知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克勤豁然开解,跑出方丈室外,看见一只公鸡飞上栏杆,正振翅引颈高啼,克勤遂笑道:“这岂不是‘只要檀郎认得声’的‘声音’嘛!”于是将自己开悟的心得写成一偈,呈给师父:

金鸭香炉锦绣帷,笙歌丛里醉扶归。
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诗的意思就是,悟道就像热恋中的儿女情事,只能自证自知,旁人是无法知道个中况味的。悟境言语道断,不立文字,好比少年的风流韵事,如人饮水,冷暖只能自知。

原来,这悟道,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意,正如佛祖所说,禅是不可说、不可道的。而佛缘和情缘也原本相通,克勤的“只许佳人独自知”,与提刑大人向法演大师问禅时,法演大师回答的“只要檀郎认得声”,实乃异曲同工。两首艳情诗,竟将佛法之精妙注解得玲珑剔透。难怪法演大师欣慰万分地说:“见性悟道是历代诸佛祖师们念兹在兹的大事,不是小根劣器的凡夫众生所能造诣的。今天你能和诸佛声气相通,我真为你高兴!”

于是,第二日,五祖法演大师便对蜀中的禅门佛院传出消息说:“我的侍者终于参禅悟道了!”

佛法大意往往具有超越性,语言文字不可表达。克勤以色入禅,将艳情诗词与禅宗法理相溶,可谓开天辟地,也正体现了山河大地,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的实相。只是,这红尘与净土,人世与佛界,我们看到的是色,大师眼里看到的是空。倘若我们也能够如禅门和尚一样“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地看破,则“春来草自青”,触目皆菩提。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