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珍藏:《桃花土》《红白祭》【桑梓细雨/..  

2012-01-19 15:13: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 花 土

桑梓细雨/文

题记:栽下桃树开红花,栽下梨树开白花     


    北方的春天,桃花是最不羞涩的表白。它像是一个神秘的生命密码,在我们解读它的时候,总把我们引向童年和故乡。而童年之于故乡,像戴在生命最初链接处的一把银锁,一幅银项圈,注定了我们一生获得的珍贵和宽容、召唤和固守。

        从绵绵黄土里长出来的桃花,被高原的风擦去了多余的脂粉,只留素面的妩媚。它不像野菜那样给予我们活命的支撑,却把一种温润的基质潜入我们的灵魂。
如今,这三亩大小的桃园,像一块花布缀在无边春色的高原间。一队经幡白旗,两行手扶灵柩牵衣顿足的泪人,抬着那个叫桃花的女人,缓慢而来。墓坑几近一丈深,黄土以怀抱的姿势,缓缓合上。桃花上的露珠悄悄浸没入花蕊。纸钱青烟,香火唢呐,在高原绯红的晨雾里,如诉如泣:桃花泪不飞,桃花人不归,朝暮荷锄来,唧唧两不闻。

    这个曾经叫桃花的女人,是我的舅母,我们方言叫妗子。她完全不名如其人,朴实地像栽种桃花的黄土。在她活着的年月里,她却以黄土般的绵厚留给了乡邻们桃花般的温情记忆。她不是以桃花的样子开在世上的,也不是以桃花的样子凋落于世上的,她是土,是高原绵绵的黄土:栽下桃树开红花,栽下梨树开白花。
桃花谢了,从土里长出,在土里消融。故乡的桃花年年如此,开败有时,而童年的桃花却永不凋谢,一生芬芳。

    我的表姐叫红霞。红霞,若放在小学课本里,再写上一句:下面是飞来飞去的蜻蜓,那一定是斑斓的风景,若直接叫成她的名字,却是毫无女儿气的乡村稗草女子。她在我的记忆中,只是童年一块爱丢的红手帕。尽管妗子用自己最初的母性和最新鲜的乳汁养育她,她却比林妹妹更不幸,五岁大时就夭折了,连同她最爱穿的那件红棉袄,如今也早已是毫无伤感的遥远记忆。生活在黄土地的人,总是把红当成最长久最固执的色彩图腾,不问祸福,只管分明。只不过,寄予的是希望,念想的成故事。

    接下来是我的第一个表妹,叫红梅。她唯一名副其实的是能像腊梅一样,遭受不期而至的冷风骤雨。毫无线条的身形像一块结实的挡门板,死死守住房前屋后,不给鼠蚁一丝机会,把日子过得终于是过年挂红灯,幸福开门红。
第二个表妹叫红蛾,蛾子的蛾。如果说红霞的名字是毫无托付的随意,红梅的名字是完全对红字的沿袭,那么,红蛾的名字则是完全抖露出一种时代和地域的逼仄窘迫和昧愚陷入。但真正的事实却是,唯独这个红蛾表妹竟有着一种少女的灵性,像这个家里第一朵开放的植物意义上的桃花,夭灼尽染,一枝独立。至今三十几的人了,还有着银铃般的笑声,叫起我这个哥哥来,叮当作响。

    妗子家唯一的男孩子是我的表弟,叫西平。这是唯一一个从精神层面上精心设计的名字。但生活的筛子眼太大,漏掉的是精心,留下的是大幽默。表弟从小长到大,只是像从小土堆变成大土堆,憨得像磨盘,说起话来,击瓮叩缶,地牛拱春。整整一个七十年代,高原农村的粗鄙精神和匮乏经济赋予他的这些体征,似乎永远是一截拆除后没有搬走的老房底座,于如今这个处处锦绣的盛世里,显得很是憋足。

    桃树结桃子,像地上的娃娃,大小端丑,扁圆斜歪,甚至凸肚,甚至兔唇。表弟妹们把天黑一直哭到天明,终究还是花落无声。桃花,桃子,桃叶,桃虫,桃花土是高原永远的奶娘。惊蛰、清明、谷雨、芒种:栽下桃树开红花,栽下梨树开白花......



红 白 祭

桑梓细雨/文

    相传有一种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对我而言,浮生若梦是一件温暖而私密的禅衣,从不示人,只用来小心呵护无法复原的内心。如同一个人站在时光里,眼看因果反复、浮尘更替,花开与过往、苍凉与繁华。

    而时光,向来只雕刻属于自身的心碎。眼前这一幅幅如画的景致,最终都是云端风头的余韵,抑或不能化萤的腐草,只可惜了那双一直深深凝望的眼,从如水的眼眸里盛开出的柔情花朵,最终苍凉为一眼死了若干年的枯泉。

    那种花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曼珠沙花,也叫彼岸花,是生在三涂河边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回忆。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生命是一场幻觉,是一场华丽的葬礼。

    纳兰府的太太在整夜整夜的搓麻将。如烟手里捧着一只玉白的瓷壶,纹丝不动,像身后屏风上的一只画眉或什么鸟。如烟曾有过亲人,死的死,弃的弃,买到纳兰府时,身子单薄得像一只残了的纸鸢。她不能是《红楼梦》里甄英连那样成为金陵十二钗命运的谶语,她只能是纳兰府这个上海显赫家族有心开花无媒传粉的镜花姻缘。少爷纳兰世常说,就喜欢如烟白衫白裙红绣鞋的样子,俏而不显冷,像传说中修行千年的白狐。面对少爷纨绔里有几分玩世而叛逆,如烟总不怕他,也调皮地回他几句:不好读书,专好惹我这下人,谁家少爷有你这不端的德行。一抬眼一低眉,两个人便栓在一起。那一年的三月,大大小小的纸鸢在城南城北欢快地飞起来,布蓝的天空下,桃花刚刚绽开。

    等到纳兰府熄了灯,少爷才从如烟的房里不舍地离开。少爷说,如烟的脚是世上最秀气的女儿物。这话对如烟来说,像从流年里掐取的她今生今世里最亲密的花朵。夜阑人静时分,如烟便一个人换成戏里的样子,白裙飘飘,红鞋飞转。戏里的女子个个可都是千般花样,惹得世间多少女子纷纷艳羡和效仿。

    生命是蝴蝶,华丽而盲目,注定飞不过沧海。

    佛说,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没有胭脂的戏,注定是戏如人生,像这样生在阆苑仙池的金兰秋草样的情分,也注定是涂抹着前生来世的油彩,诉说今生今世残败的哀情。

    “一贫如洗,寒窗苦读,金榜题名,洞房花烛”,醉生梦死的嗓音正在伤情地给我们讲述一段“千年等待,千年孤独”的人狐故事。

    纳兰府在张灯结彩的喧闹中完成了少爷纳兰世和大家小姐慕容雪的婚礼。那一夜的烟花,是全上海最炫目的风景,惊动了所有的达官显贵,也惊醒了红尘中所有潜伏的温柔乡,富贵梦。欧式教堂塔尖的钟声,像神父庄严而慈善的圣诗,祥和而温馨。

    爱是红色的,是火、是烟花,孤独是白色的,是苍凉、是灰烬。有灰烬的地方,有火来过。如烟那双狭瘦的红鞋,从此是时空里一叶漂浮的扁舟。素手掬清泪,清泪随流水。彼岸有灯塔,但只照亮呵护它的那个充满人间百态的纳兰大府。对于远处的人,像无法惊扰一江碧水,只成了间或过往的渔客。

    三月,桃花刚刚绽开,布蓝的天空下,大大小小的纸鸢欢快地飘飞。

    张爱玲说,《诗经》上最悲哀的一句话便是: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时光是沙漏,从容但从不停止,像她坐上那趟叫做2046的地铁,没有终点,没有年岁,没有轮回。2046,永远是个寓言,生命情感的寓言,是人人都想乘坐的一个无限大的秀场。坐上去,就永远不会回来。

    你说,妈妈呢

    去了天堂

    天堂在哪里

    在很高很高的地方,高得我们看不见

    妈妈会回来吗

    当然不会,那里没有伤心,没有烦恼,是世上最美的地方
 
    那我也要去

    等你伤心了、烦恼了,一定会去。

    2046 ,你的尽头会是天堂吗?

    宿命,总是无意被言中。她把今生紧紧攥在掌纹里,任凭叮当叮当的铁轨声放逐烟花般的往事,绵延亘古的哀怨。

    世上有一种酒,叫刻骨铭心。喝下去的人,是戴上了无药可解的魔咒,观望的人,却总无端拥有过分的余地。

    从《霸王别姬》到北平的大戏院到滚滚红尘的香江湾,从虞姬到程蝶衣到张国荣,从妖红到胭脂到临风玉树,无一不是绝世的风华,无一不是凄艳的擅场,无一不是自焚的火焰,无一不是命途的终结。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当张国荣从二十四层的高楼上跳下时,讥讽了多少血泪相赠的痴男怨女,又愚弄了多少生死相依的情天恨海。
     
    文森特.梵高是田野燃烧的葵花,海明威是大海破碎的浪花,张爱玲是闺阁幽闭的丁香花,白发魔女是天山绝尘的雪莲花,如烟什么也不是,她只是漫漫时空里一朵伤春恼月的女儿花,没有人知晓,更没有人知晓她有一双秀美天下的女儿物。

    世上有一种无脚鸟,一生都不曾落地,累了,在风里睡觉,一生只能落到地上一次,那一次,便是它死亡的时候。

    如烟曾说,天地合,不与君绝。但2046 这个盛大而热闹的秀场使她明白:千年轮回里,只有一对梁祝,只有一对能化成蝶,其余的都化作蛾,化作蚊,化作苍蝇瓢虫金龟子。。。。。。

    如烟离开了2046那个秀场,站在了命运的悬崖边,恍惚中,她看见少爷向她走来:少爷,如烟终于等到你了。。。。。。。

    受伤的心是硬的,犹如脚下坚硬的岩石,受伤的身子是轻的,一如三月飘飞的纸鸢。

    竖年,悬崖边开出一大片一大片梨花,那种白惊煞了世人。传说雨落在花上,会变成红色,胜过大上海每年除夕久久不散的烟花。

    白色是盛开的寂寞,红色是寂寞的烟花。

    如同一个人站在时光里,眼看因果反复、浮尘更替,花开与过往、苍凉与繁华。。。。。。

    人间繁华,一张抹着胭脂的脸。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