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也斯的诗歌:《七月》  

2012-09-06 19:02: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也斯,学者梁秉钧
也斯的诗歌:《七月》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也斯的诗歌:《七月》 - 契约婴儿 - 契约婴儿的博客
创建于2011-05-16    组长: 凤凰
是香港诗人也斯,也是学者梁秉钧。
他常常顽童样的笑,也像爷爷般呵护青年成长。
在这里读他的文字,分享你我的感受。

        也斯(1948年—)本名梁秉钧,广东新会人,现居於香港,任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

        也斯祖籍广东新会,1949年到香港,四岁丧父。20岁开始专栏写作,70年代参与编辑《中国学生週报》。   
也斯在香港浸会大学外文系毕业後,曾任职报社和当中学教师,1978年赴美攻读研究生,1984年获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比较文学博士。   
        学有所成後,也斯长期任教於香港大学英文及比较文学系,现任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任教文学与电影、比较文学、香港文学、现代文学批评、中文文学创作等科目。   

        也斯在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文化研究等方面均有优良成绩。曾获《大拇指》诗奖及「艺盟」香港作家年奖。诗集《半途──梁秉钧诗选》曾获中文文学双年奖。著有散文集《神话午餐》、《山水人物》,诗集《雷声与蝉鸣》、《游离的诗》、《博物馆》、《衣想》,小说集《岛与大陆》、《剪纸》、《记忆的城市.虚构的城市》,摄影集《也斯的香港》等。   

        笔名来源:「也斯」为两个无意义字的组合。据他表示,过往人们使用的笔名本身,常带有一定意思,令人未看作品时就已对作者有一种感觉。於是也斯希望能突破这一点,使用本身没有什么意思的字作笔名。於是选了文言句中常见的两个虚词作笔名。






也斯的诗歌:

《七月》


七月裡高羅岱駕着摩托車
從巴黎出發南下
七月裡高羅岱來到沙可慈
決定留在這個地方
八月裡他找到一所美麗
但有點歪斜的老房子
九月裡他開始去填補二樓
地板上的大洞
十月裡他更換所有的水管
十一月他弄好一個
懸空的臥室
十二月天氣開始轉冷
要是沒有禦寒的衣服
怎過得完這一年?

一月裡高羅岱修理鐵鍬
二月裡高羅岱舉腳踏耜
把土地耕鬆
三月裡播種西紅柿
還有馬鈴薯
一位姑娘手執籮筐在隔鄰
田間小徑徐徐前行
春天日子漸漸長了
兩旁柔軟的葉子逐漸綠了
是甚麽鳥兒在叫
空氣裡好像有點甚麼
七月的蟋蟀在野外
八月在屋子裡九月在門窗上
十月的蟋蟀
叫到了床底下

一月的山頭戴了雪的帽子
高羅岱補好了屋頂的疵漏
高羅岱有一床暖和的被窩
二月裡高羅岱從摩洛哥帶回來
掛氈和彩燈
自己造了燈罩
三月弄好了管用的浴室
四月裡田裡的菜長出小花
五月裡蚱蜢在綠葉間跳躍
蟬在枝頭起勁地叫
高羅岱修好了結他的弦線
彈起彼德西嘉和活地居菲
七月裡高羅岱参與了
村中的節慶
七月裡高羅岱用他的老結他
彈出許多老歌
七月裡高羅岱用他的老結他
彈出許多老歌

(註:此文已登載《詩+++》)



詩評:一闋時間的歌,與詩——讀也斯詩歌《七月》作者:江涛 

1.
  出於個人的原因,對「七」這個數字尤其敏感,這是一個神秘而充滿機遇與變數的數字。

  某次,在某個詩歌論壇得知也斯在一次朗誦會上讀了他的新作《七月》,心裏就有個想法:我要看看也斯是怎樣寫《七月》!

  恰巧,受廣州某出版社友人之託,要把也斯將在廣州出版小說的合同帶回香港給也斯,6月30日傍晚,我見到也斯,並心急地問他:你是否有一首詩叫《七月》?可否給我看看!

  也恰巧,當晚,在7月1日剛過凌晨時分,我的郵箱收到了也斯傳來的《七月》。讀完《七月》,我跟也斯說:我喜歡詩中那民謠般的淡淡的,哀而不傷的情緒的迴旋,還有詩在行文結構上與《詩經?七月》的互文所帶來的一種比照與對話的意趣。我還跟也斯說:我覺得我很快就要寫一篇關於《七月》的讀評……

  但奇怪的是,我寫過好幾個《七月》讀評的開頭,卻總是感覺不滿意,運筆不順,寫寫停停,所以一直拖到將近7月尾也還沒寫好。

  7月28日早上,我從香港國際機場搭乘中華航空的飛機去台北,進機艙前,隨手拿了一張免費取閱的當天報紙《中國時報》。飛機起飛後,我打開報紙看,無意中竟看到也斯的《七月》醒目地刊列在副刊頁面的頂欄——呵,又見《七月》,這次,我是藍天白雲間閱讀《七月》呢——讓詩思隨天風穿越神州海峽。

2.
  第一次讀也斯《七月》的時候,我想起《詩經?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在《詩經?七月》中,全詩按農事活動順序,以月份為敘事線索,平鋪直敘,逐月展開各個畫面。自首句「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後,如同一個被語言繩子策動的陀螺,自轉不停。之後,由「七月……九月……」所一次次帶動的回環敘事,就像作者一次又一次有節奏地策動詩歌敘事的詞語之繩。

  中國古代詩歌一向以抒情詩為主,敘事詩較少。《詩經?七月》是《詩經》中最長的一首敘事詩。詩中的敘事人可理解為一個普通的鄉村農夫,除此似乎並無特定的個性,在娓娓敘事中展示了當時當地的各種勞動和生活場景,風俗民情以及人際關係等。低聲朗讀此詩,如同緩緩展開西周早期社會的一卷男耕女織的風俗圖。

3.
  也斯的《七月》,顯然刻意參照了《詩經?七月》的敘事形式。詩歌同樣以「七月……」開篇,其後,「七月……八月……九月……」,敘事隨時間帶動人物與空間的故事講述。相似於《詩經?七月》,是時間的回環複述,但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照搬硬套,讀者可清晰看到,也斯《七月》與《詩經?七月》的月份敘事的排序是不一樣的。也斯《七月》裏的時間順序,體現的是一種故事時間或人物的心理時間。也就是說,從敘事的角度,帶動《詩經?七月》的敘事線索,是自然時間;而在也斯的《七月》,則是人物的心理時間。在敘事形式上,也斯《七月》戲仿《詩經?七月》,帶來的是一種淡淡幽默、哀而不傷的戲劇效果,如此,為他詩歌主人公「高羅岱」注入了一種暗顯的人物性格:與其說哀而不傷,不如說是深沉的樂觀。如果說,《詩經?七月》所展示的是一幅社會的風俗圖,那麼,也斯《七月》所講述的,則是關於時間、場景與命運交錯的一個普通人的故事。

4.
  也斯給他的《七月》安排了一個男主人公「高羅岱」。「高羅岱」可理解為作者設置的一個真實或虛構的角色,也可理解為戴上人物面具的作者「我」的替身。對人物設置的思考,常常是一種敘事策略:作者個性的彰顯或隱藏,高調或低調等。

  《七月》由三個大段組成。從1-14行的第一大段,是敘事的「起」:講述高羅岱來到一個新地方住下後所做的事情,有條不紊,耐心地重新建設一個新的生命家園。

  從15-29的第二大段,是敘事的「承、轉」:講述高羅岱在新家園的農事生活,「承」的部分是耕地、播種,「轉」的部分是由播種後的晚春「四月」開始的,高羅岱也許遭遇愛情(一位姑娘)了?而美好女性的形象,作為敘事符號,同時也象徵對美好未來的嚮往。


  請看詩句:

一位姑娘手執籮筐在隔鄰
田間小徑徐徐前行
春天日子漸漸長了
兩旁柔軟的葉子逐漸綠了
是甚麽鳥兒在叫
空氣裡好像有點甚麼

緊接著:
七月的蟋蟀在野外
八月在屋子裡九月在門窗上
十月的蟋蟀
叫到了床底下

  以上七、八、九、十月的借蟋蟀鳴叫所表達的情愛意味,場景如野外、屋子裡、門窗上、床下底,不是已經把情節推進到欲隱彌彰、紙包不住火的地步了嗎?

  從30-47的第三大段,是敘事的「合」:講述高羅岱精心營造他的家居生活——讀者不禁會想,一個單身漢突然變得精緻而熱鬧的家居情調,是因為他的家裏多了甚麼? 「四月裡田裡的菜長出小花」——很快要結種了!蚱螞跳,蟬兒叫——進入夏天小動物們變得不耐煩了!接著點題的是「七月裡高羅岱參與了/村中的節慶」——讀者會問,是什麼節慶呢?婚慶嗎?本詩以「七月」標題,這裏指的是農曆「七月」:「立秋」後,炎熱的天氣漸漸得以緩和,農作物將進入成熟與收穫階段,就像人生的收穫期。自此,主人公高羅岱的生活重新進入了一種安然有序的循環:生命的繁衍生殖,生生不息——猶如由人類生存(老吉他)彈唱不息的一首歌,老在重複,卻總不厭煩的一首首老歌……

  如果細心閱讀,我們會發現詩中各段的每個月份帶來的不同場景與人物行動,都有著遞進情節,同時內涵多重隱喻與象徵的值得咀嚼,讓人回味的詞語,如第一段「找到一所美麗/但有點歪斜的老房子」、「開始去填補二樓/地板上的大洞」、「更換所有的水管」、 「他弄好一個/懸空的臥室」……如此等等,讀者皆可對敘事過程中的這些場景詞語,根據個人的生活體驗,最大限度地發揮自由聯想。

  不同於《詩經?七月》,也斯《七月》對於關鍵詞「七月」的運用,並不是均勻間隔回環,而是類似於呼吸,以張弛控制。如,起首句「七月裡駕著摩托車/從巴黎出發南下 」,緊接著的,不是「八月……」,而是再來一個補充:「七月裡高羅岱來到沙可慈/決定留在這個地方」,讀者猶如看到兩幅連接的畫面,或電影故事的開頭: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鋪展而出。

  在詩開頭兩句「七月……」與結尾三句「七月……」之間,有第26行的「七月的蟋蟀在野外」,類似一種稍稍「換氣」的作用。而「蟋蟀在野外」的象徵畫面的聯想意義,其實也起到了推進情節發展的作用。

  而《七月》的最後三句,「七月」的點題恰與起句「七月」的開題首尾回環相接,意喻季節的輪迴與時間的綿延。結尾三句「七月……」,第一句道出了故事喜慶的結局,倒數兩句完全是重複句,猶如一首民謠的尾聲,有餘音裊裊,繞樑不息語音的效果:


七月裡高羅岱參與了
村中的節慶
七月裡高羅岱用他的老結他
彈出許多老歌
七月裡高羅岱用他的老結他
彈出許多老歌

5.
  讀也斯《七月》,你能感受到中國現代詩與中國傳統文學互為滲透的完美結合。哪怕裏面主人公的名字是一個西方譯名,故事地點也發生在法國,但因為有《詩經?七月》作為互文背景,使讀者能感受到一種一個生活在當下的中國詩人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傳統隱士情懷,但在語調平淡的字裡行間,又隱藏著許多熾熱入世的情感生活——一種真實、動人的人性。

  想起也斯在他一篇文章《孤寂的迷宮》(1976)中引用帕斯的話:「愛情……是一種不斷的發現,一種現實的洗禮,一種無休止的再創造。……」讀也斯的《七月》,我同時也感受到了詩歌的神奇,語言的神奇,漢語的神奇。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