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人类又一次站在“和平与战争”的十字路口【契约婴儿/文】  

2014-06-13 15:41:11|  分类: 国际政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               言

       在人类对自己种群文明进步的宏大观察和思考中,上世纪末所出现《大趋势》一书,具有不次于人类哲学思想出现的——这是因为,截至目前为止的人类哲学思考及其著作,还没有明确解决自己的最高命题—“人类向何处去”?

        我有上述说法是因为,《大趋势》一书、却与哲学现状恰恰相反,它明确而且准确地把握了人类21世纪的发展方向、发展动力、发展结果;该书第一次明确地为人类树立了“科学技术是人类文明第一动力”的历史观念,可谓真知硕见!

        但是我认为《大趋势》还不够伟大,因为他的成功、只是物质层面的预测,他的短视、是缺乏对人类思想文明的把握——只把握了人类进步中、局部和短期的“人与物质之间关系”的历史小走向,没有梳理出人类文明中、全局和长期的“人类与人类之间关系”的历史大趋势。

        我想说一句话:没有人类文明的大视野、大思维、大胸怀、大理想,就不可能创造人类文明的大局面、大包容、大和谐、大进步、大功勋!正是基于对人类文明未来的大思考,我才不畏才疏学浅,从一个凡人的历史观感、对“人类新文明”的建立,做出社会科学式的理性探索。

 

第一,先看清楚人类思想发展的历史轨迹

 

       在地球上,截止今日的人类历史,已经经历了原始蒙昧时期、野蛮国家时期、文明国家初期等“‘两个半’发展期”:

        1、原始蒙昧时期的人类理性

        人类,以母系血缘为纽带、存在于植物丰富茂密和动物众多强大的大自然中,以生命的存活为主要目标,主要的天敌是自然灾害、毒蛇猛兽、疾病饥饿,生存的手段主要是集体抓渔打猎、采摘野果。

       在历经了种群、族群、群落、部落、部落联盟等漫长的战乱性融合过程后,人类渐渐地进入了以父系血缘为纽带的、以驯养家畜和刀耕火种为特征的原始农业牧业时代,踏入了国家野蛮时期的门槛儿。

       在人类的原始蒙昧时期的人类,从兽类时期带来的“生存丛林法则”、始终处于统治地位,弱肉强食和适者生存、成为人类主动强化的手段,因此自然产生了滚雪球式的、打破学院界限的国家化趋势。

       打破血缘界限“抱团取暖”、是人类动物本能进化的“文明因子”,它出现的标志、是在野蛮国家时期,它的出现、奠定了了人类文明国家时期“团结共存”的文明基础,对于人类未来的文明方向、其意义是十二万分巨大的。

        2、野蛮国家时期的人类理性

        人类,在进入父系血缘为纽带的发展时期中,由于驯养和耕种技术的成熟、发展成我高级的牧业和农业,积累了大量剩余的生活无知、摆脱了千百万年来以“存活”为主的状态,继而产生了以“私自占有集体财产”的个人、团体——于是宣告了原始共产主义的解体,进步了“人类国家化”的漫长历史过程——野蛮国家时期。

       野蛮国家时期的渐变过程、现在只有遗迹可以考察,这一时期的其他文明信息、也只有靠现在地球上“落后族群”的生存模式来推测。那时,野蛮国家运作的大致状态、基本和现在“专制国家”一样运作。国家统领者,对内走向残酷地剥削”(已经丧失了原始部落时期的“共产主义秩序”),对外继承历史扩张的传统(以满足人口增多和统治者奢靡的需求)。

       值得探索的是,人类生存理念的演化、是否因国家力量平衡而得以强化?那种“抱团取暖”的理性萌芽、是否在国力对等的国家间衍生了“和平共处”的念头?我们从中国夏商周各个国家形态中、已经发现了“利益平衡”的理性布局和思考,从西方国家早期形态的中、似乎也应该不乏“和平共处”的例证!

      人类从原始时期的“团结生存”、是为了对抗大自然以求存活,而到了野蛮时期的“和平共存”、则是为了避免人类相互屠灭以求共存。这一个人重大转变,是人类从感性生存(丛林法则)、到理念自律(社会法则)的质变,它的出现、暗示了人类理性发展时代(文明国家时代)的孕育。

        3、文明国家时代的人类理性

       相对于漫长的人类蒙昧时期而言,人类国家时期分为野蛮、文明两个阶段,而文明国家的时期、截止目前只是“处于初期”。当野蛮国家时期的奴隶制、因为人类历史的继承性而流传到文明国家时期后,人类进入文明国家经历了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三个阶段——我认为,这只是人类文明国家时期的一小部分,所以有人类进化“‘两个半’时期”之说。

       如果说原始蒙昧时代人类的进化过程、是一个极其缓慢地早期人类的萌生过程,那么以国家形态为模式的人类快速进化过程、就是两个同时进行的兽性消退与人性生成的伟大历史过程。正是基于“人性占主导地位”的人类特质,我们才会把人类国家的历史进化、分为野蛮国家、文明国家两个相对的历史时期。

        野蛮国家时期与文明国家时期的本质区别是:前者,国家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均奉行原始时期的“丛林法则”;后者,国家运作就明显地内外有别,对内多用于“人性法则”、对外多用于“丛林法则”。很显然,“人性法则”的显现和丰富,是文明国家的主要标志。

       

       我认为,在进入资本主义文明时期的人类,一方面具有“空前的人性”、另一方面又具有“空前的兽性”——表现为明显的“对内文明民主、对外野蛮专制”。这人类资本主义国家时代的“文明癌症”,必须先看清楚人类思想发展的历史轨迹的基础上、回归人性(

       文明国家的爆炸性的形成期、是资本主义的“工业革命”和“殖民主义”时代。工业革命,从根本上解决了“丛林法则”的人类生存的老危机,但是又产生了“殖民主义”对人类生存自然环境危害的新危机。尤其是在人类社会应运长生了社会主义运动出现后,虽然基本消灭了殖民主义、把人类的战争激情逼回到了“国内文明建设”的国际社会秩序——就是刚刚过去的“时代冷战”。

       但是,由于文明国家时代产生了“全球性的科技、货物、人才贸易的海量需求”,更由于野蛮国家时期遗传的“广泛的宗教冲突、文化冲突、利益冲突”——就是正在持续发酵的“新冷战时代”。我今天要重点探讨的就是“新冷战的化解”。

       

       第二,再把握住人类文明思想的主流

 

        必须首先明白,我们现在是处于人类发展的文明国家时期,才能把握住国家间的相处之道——是在国际上奉行本国国内的“人类文明”原则、还是在国际活动中坚持对抗战争的“兽类野蛮”法则?答案肯定是“人类文明”、而不是“兽类野蛮”。

       在以上前提下,我们才能清醒地面对目前这个危机四伏的“新冷战时代”。    

       现在的人类国家,是从欧洲大战到欧洲联盟的时代、也是欧洲殖民时代到国家独立的时代,堪称是人类最伟大的文明时代。这个人类最伟大时代到来的其根本动力,是源于和平合作的“人类理性”、而不是对抗战争的“兽类感性”。

       这个最伟大文明史的元勋,当然要首推美国。是美国人民和政府,他们高举“人性的正义战旗”,在20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帮助现代人类文明的主体欧洲、苏联和中国,击败、消灭了人类历史上最兽性的德国法西斯和日本法西斯,把德国和日本法西斯这两大反人类“兽性”集团、从国家形态上消灭了。

       但是,“法西斯国家”、虽然死亡,“法西斯思想”、依然活跃。我们对法西斯国家和思想的认识标准、是唯一的,那就是“人性行为”、还是“兽性行为”?!

       我们看到,在二战前后形成的“华约组织”、“北约集团”、“日美同盟”,起源于那些为对抗德意日“兽性同盟”而成立的“人性同盟”,在人类空前的和平发展时期、已经严重地伤害着全球合作和平的全球化贸易交流进步,已经成为人类和平的重大威胁——形成新的“强国对弱国的暴力”、“发达强国集团对落后大国的暴力”。

       看看今日“日美同盟”对弱国大国的中国的“丛林动作”,再看看今日“伊拉克内战”、“叙利亚内战”、“乌克兰内战”,二者最强烈的暗示意义就是:大国强国的联盟,是人类战争的策源地——这些前殖民国家和前霸权国家,不愿意舍弃罪恶的“历史兽性”、不甘心回归人类的“文明理性”

       美欧日等国的军事同盟的结果会什么呢?从历史的逻辑看,必定是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使人类文明陷入“毁灭性的战争灾难”——这个结果是“人性”的吗?不是,肯定不是!......因此,全人类必须思考这样两个问题:要不要“坚持人性、反对兽性”?要不要“反对对抗、倡导合作”?

 

第三,回归人类文明合作和平的正途

 

       在当代世界上,人类文明的毁灭与繁荣、主要掌握在科技发达的欧美日俄等国家集团的手里,它们国家理念和国家行为的选择、也决定着人类文明的盛衰或存亡。因此,人类文明的未来取决于这些国家的“决策理念”——如果是“兽性决策”,则肯定会带来人类文明的浩劫或终结;如果是“人性选择”,则肯定会创造更为辉煌的人类文明。

       从正面看现在的人类文明,其灵魂国家是世界霸主——美国。在世界各国中,该国有绝对的经济优势、绝对的军事优势,高居于人类文明的顶端;因此,“美国选择”的结果,将决定人类国家的大命运。

       ......令人遗憾的是:二战后的美国,虽然因其坚持“人类正义”的反法西斯战争观,从而获得了“世界回报”的超级霸主地位;但是,强大过程中和强大后的美国,却背叛了美国自己在二战中的“人性理念”,保护和纵容法西斯帝国日本、推行“制造战争”的国家战略........

       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看,把美国国内民推广到国际秩序中、已经是引领人类文明的正能量——但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堕落、正在把人类文明引向黑暗。这才是目前人类文明的最大危机!所以,世界人文学者和富有正义感的国家人民,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反对霸权主义,把殖民主义后的人类文明、引向全球合作交流的和平状态,才能保持人性正义的良性发展、才能使人类文明、向健康的方向继续前进(而不是倒退)!

 

第四,让人类理性战胜人类兽性的契机

 

        现在的文明国家中,现代化的人类理性、已经在广大发达国家民众中有了广泛的基础,文明化的人性正义、也已经有了空前丰富的共同内容:

       比如“人民生存权、国家主权权”,又比如“和平、合作、交流”,再比如“平等博爱、自由民主”......等等等等一系列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自然观、发展观等观念,都已经融入人类文明意识的主流之中。

       这些人类共同的精神文明理念,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在落后国家中的比例,虽然是以此减少的、但维护和平和正义的世界潮流已经形成。现在缺少的就是“地球公民组织”的缺位、“联合国人权联合会”的行动。

 

       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在二战前、是殖民主义——欧洲殖民国家,在二战后、是霸权主义——美苏争夺世界霸权,在当前、是单边主义——冷战同盟的战争冲动。这些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已经在资本主义为名的历史进步中、被一次又一次地击败被和淘汰——欧洲由百年战争、到结成联盟”,对“战争之路不通”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和证明!

       世界美好秩序、需要协商民主,这是血腥殖民主义失败、两次世界大战失败的“人性花朵”,这是人性善良的光辉和文明进化的硕果;文明的更大进步、需要合作交流,这是二战后人类物质空前富足和文化空前繁荣的经验。

 

       人类国家文明的未来,经济需要的、是和平发展,宗教需要的、是互相尊重,文化需要的、是交流融合,军事需要的、是透明互信,科学需要的、是协作升华,社会需要的、是多元和谐......这就是文明国家的发展契机——不是用强大的国家军事机器、谋求一两个国家的霸权及其私利,而是用人类有经济类的人性正能量、创造一个趋向和平和更加幸福的全球文明。

       人类文明的个性、在呼唤正义的领袖国家,国家文明的本性、也在唾弃野蛮愚昧的霸权。人类国家的前进脚步,又一次站在“和平与战争、愚昧与文明”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言自明!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