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李零 等: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中国学”?  

2014-07-08 11:36:5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京学堂与大学改革研讨会

主题:燕京学堂与大学改革研讨会(“活字谈”系列活动之一)

时间:2014.6.28

地点:活字文化

主持: 李零(北大中文系教授)

唐晓峰(北大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张鸣(北大中文系教授)

李玲(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李陀(文学评论家)

刘禾(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王炎(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黄纪苏(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季剑青(北京社科院副研究员)

王楠(中国政法大学)

李学军(活字文化总编辑)等

李零:我想北大燕京学堂这件事只是一滴水,可能反映出来的是中国大学改革的前途问题。我从1985年调到北京大学,到明年正好30年了,看到北京大学在这30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北大原来没钱,大家经常哭穷,研究各种脱贫致富的办法,结果过了很多年,情况大变,钱已经多到不知道怎么花了,而且已经上了新台阶——主要是国际化。我想大学改革只是全中国改革的一滴水,希望大家来讨论一下。

李玲:为什么北大要办这个燕京学堂?就我所知,是因为清华办了“苏世民学者项目”(编者注:苏世民系美国黑石集团总裁。该项目2013年启动,目标是培养未来的“世界领袖”,主要课程是管理、国际关系等。预计2016年秋季第一批学生入学),有板有眼地在国际化。北大说要办燕京学堂,而且是明年就要招生,比清华苏世民学者项目先开班。这是办学吗?这是学校之间低水平竞争。

我特别同意高峰枫老师讲的(编者注:见《谁的燕京学堂》一文)。燕京学堂这件事情,你的目标和定位是什么?国际化没有错,中国一定要国际化,但向国际上传播中国的什么?

燕京学堂提出招收“中国学”硕士。Chinese Studies是指冷战时期美国各大高校的中国问题研究,现在我们把它翻译成“中国学”还是蛮厉害的,可是中国学是什么?你自己搞明白了没有?而且怎么能一年就拿硕士?任何一个学科从学术上来讲是要有积累、有沉淀的,也要有边界,内涵和外延都要清清楚楚。

事实上我们确实需要一个综合的研究机构,综合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等,做真正的跨学科的研究,给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来做支撑——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中国学”。你请一堆老外来讲,老外哪懂中国学啊?新中国成立60多年,包括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走出了独特的路,颠覆了西方理论,那如何把我们的实践提炼为理论?否则我们的经济学以及其他学科永远是在西方理论的框架里面给人家当注解,这样做永远是二流三流,不可能成为一流。

刘禾:补充一下,所谓“中国学”的问题很复杂,我想它是对美国Chinese Studies的一种译法。冷战时期,在美国兴起了一个被称作“区域研究”(Area Studies)的研究建制,而Chinese Studies正是这个“区域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冷战的背景决定了这种研究既不是学术专业也不是学科,所以在美国大学里通常没有系科的编制。比如说,某大学的东亚研究所里面有个中国研究中心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那里的研究通常是由不同科系的教授参与和主持的。

这一类研究特别重视外语,尤其是敌对国家的语言,直到目前,美国政府强调的优先语言仍包括汉语、俄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等,所需资金一部分是经由美国国会拨款,通过美国的教育部来支持的,当然还有私人基金会的投入。总之,美国的“区域研究”和所谓的“中国学”都是出于美国的利益,针对别国的政治、军事和社会所进行的研究和战略思考。

李零:燕京学堂的“中国学”是几个海归从美国搬来的概念,目的是用这个词表达他们理解的“国际化”,既有别于我们这儿的所谓“国学”,也有别于欧洲的老汉学。“中国学”有“中国”二字。从表面看,“中国学”就是研究中国的学问,对象很清楚。但同是研究中国,国学、汉学、中国学,不一样。三者都研究中国,没错,关键不在对象,而在主体,即谁来研究中国,怎么研究中国。

汉学本来是欧洲人研究中国的学问。有些人以为,汉学家研究中国文化是为了传播中国文化,这是误解。今年是法国汉学200年,这是从雷慕沙在法兰西学院以来算起,如果加上前面一段传教士汉学,法国汉学有300年。传教士扎根中国,学习中国文化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传播中国文化,而是为了传教。法国汉学,看家本事是philology,还有翻译。有人说,philology是西方的考据学,主要跟语言学有关,但这种考据是多语考证,不是单语考证,有人叫比较语言学。法国汉学的鼎盛时期是沙畹和他的三大弟子。当时吸引我们,主要是研究西域语言的philology、西域南海史地考证和西域六大宗教入华考证。这种研究是殖民时代的研究,属于广义东方学的范畴。

法国远东学院在远东设站,喜欢住在这些地方,做逼近观察,还有传教士和殖民时代的传统,不像美国人,居高临下,好像他们的“全球鹰”,俯瞰全球,从天上往下看,远远地看。二次大战后,法国汉学衰落,美国中国学趁势而起,跟冷战有关。美国学语言的,本来热门是印第安方言,战后由政府导向,很多人都改学日语、韩语和汉语。美国中国学是服务于美国亚太地区的战略研究,跟今天的重返亚太有关,从一开始就带有情报性质。它有两个特点,一是厚今薄古,侧重明晚期到现代;二是区域研究,把中国跟日本、韩国搁一块儿。美国有汉学家,没有汉学系,只有亚洲系、东亚系。

研究中国,我们这边儿有“国学”,如火如荼,好像最本土,但什么叫“国学”?谁也说不清。我的定义是“国将不国之学”。我记得,清华大学恢复国学研究所,拿四大导师当品牌,最初是把“国学研究所”改成 “汉学研究所”,这已经表达了向国际化靠拢。我们北大也一样,最先成立的是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后来改成国学研究院,再后来有汉学基地,最新动向是在燕京学堂开中国学。国学、汉学、中国学,现在是一应俱全。

西方只有东方学,没有西方学。我们当老大那阵儿也如此。我们有经史子集之学,但不叫“国学”。我们的“东方学”是史书中的蛮夷列传、诸藩志。国学是西学东渐,跟西学抬杠的概念。这两个概念都是咱们中国人的创造。而作对的结果是什么?两者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王国维说“学无古今中外”,陈寅恪治“不中不西之学”,这才是真正的中国学术,真正的国际学术。

当年傅斯年创建中研院史语所,一是用西方的philology改造中国的小学,二是用archaeology(考古学)改造中国的史学。他的建所宗旨是争正统,一定要把东方学的正统地位抢回中国来。我们不必跟谁争老大,但也不必把所有中国研究都塞进“美国中国学”的筐子里,以为美国等于“国际”。

张鸣:燕京学堂这个事,北大的同学们在网上做了一个调查,最后做了统计数据出来,大家在期末很忙的时候抽出时间做这件事,如果没有很深的感情和责任感,不可能这样。现在北大校园空间特别紧张,学校从今年开始要把几栋宿舍楼全部翻盖,有一些研究生就要被赶到外面去住,在这种情况下要把北大校园核心地区的静园单独地圈出来给这么100个学生使用,任何人都会觉得非常荒谬。

关于燕京学堂,学校方面从来没有和相关院系老师通报过。我一直对几个问题比较疑惑,后来听在清华工作的一个老同学说,北大燕京学堂就是要跟清华苏世民项目竞争的,这就更让人疑惑了。

首先疑惑的是“中国学”的概念。燕京学堂把“中国学”当做是一大创新,其实很荒谬。美国的中国研究,有人把它看作是美国的“中国学”,但它本身并不成其为一个学科。何况所谓“中国学”,研究视角是第三者的,是他人将中国当做研究对象对待时才能成立的一种学问。如果把自己研究自己的学问称为“中国学”,不免有点自高自大。打个比方,在座李零老师的学术成就值得研究,有人会专门研究他,如果对李零的研究形成规模,别人可以将其命名为“李零学”,但如果由李老师创立一门“李零学”来研究自己,或者招呼别人来研究自己,那岂不是笑话?这样一个荒唐的学理不通的所谓“中国学”,居然在北大这样的学术殿堂中冒出来,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其次疑惑的是,燕京学堂的教学语言为英语,这也有点不可思议。如果是在美国讲中国研究,用英语授课,很正常,可你是在中国的北京大学,讲中国的学问和关于中国各种问题的研究,为什么不用中文?用英语才显得高尚吗?语言作为文化的载体,研究中国文化,研究中国历史和现状,怎么可以不用汉语?你连自己本国的语言都看不起,那你还标榜什么“中国学”?而且,对外国人的招生环节并没有汉语考试,试想,一个“中国学”硕士,毕业了可能一句汉语不会说,是不是有点滑稽?

还有一个疑惑是学位问题。在燕京学堂学习一年,居然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其学术质量可想而知。这和一个速成培训班并没有多大区别。这将会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包括北大各级学位的大幅贬值。

北京大学,从来就不仅仅是一所“大学”,它的精神,它的传统,甚至它的名字,从来都是和中国百年以来的历史和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现在北大的改革到底往哪个方向改,真的要好好地想一想。现在的北大校园,像一个大市场,没有一点安静的地方,学生被一种浮躁的气氛烘着,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往前赶,不能静下心来认真读书,专注学术。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对得起国家?如何能对得起北京大学?如何能向后人交代?


契约婴儿读后感:

       看了《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中国学”?》,觉得丫儿们(李零之类的)挺清醒嘛!.......但我很纳闷儿:北大,由穷的发愁、到富的发愁,国家算是对得起你们了,可丫儿们想没想、你们为自己想到的做了多少?你们的“中国舌音”、国际化了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