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看见一棵树很后悔——七人诗选(二) | 凤凰诗刊  

2015-04-24 15:0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图:韦尔乔作品 

看见一棵树很后悔——七人诗选 | 凤凰诗刊

七人诗选(二):巫昂、杨庆祥、雷平阳、弥赛亚、彭敏、邱岩、邬霞


(巫昂)


它太活泼,太明亮

像一只装了五十五只小龙虾的网兜

还活着已热得通红

你举着它们在灯泡下看

看,中间有一只正在死去

死去的才会留下壳子


2010/11/14



看见一棵树很后悔

(杨庆祥)


看见一棵树很后悔

看见一池水也很后悔

当初为什么没有长成

一棵树或一池水呀?


为什么长成了一个人?

既不能餐风饮露

又不能被飞鸟带走

还要不停地大声说话

向世界证明自己的生存


其实树木听不见

池水听不见

山河大地更听不见


长成一个人真是件无趣的事啊


2014.5.10.



回昭通的路上

(雷平阳)

过寻甸县,看见种羊场

生锈的铁丝网,围着发黄的草

碧蓝的天。这个皱巴巴的少年

在脏兮兮的客车最后一排

右手死掐着左手,拼命地想象:几头

优质的公羊,等着母羊送上门来

站立着交媾……客车拉着秋风

膻味浓郁,他手心的汗,泡硬了指头

到待补,尘土飞扬的小镇

旅客们纷纷下车,苍蝇的厕所

隔墙不隔音:“昨晚,一个老色鬼

工作没有介绍,还摸了我的大腿!”

腹内空空的少年,来到黄焖鸡餐馆

只要了一碗白米饭,想着雪白的大腿

狼吞虎咽。重新上路,他一直

竖着双耳,希望那一个

半小时前的声音,送他去彼岸

会泽县盛产铅锌,一排排土窑

像一座座坟,上面浓烟滚滚

少年挖空心思,也无法想象,石头

是怎样炼成铅锌的。这么一想

他就有些口渴,他就听见了

流水的声音。车窗外的山

顶着秋雨,溪水从山上流下来

什么血管破了,红得像血

过牛栏江峡谷,客车向下

常常发生重大事故。死人的新闻

充斥媒体。唉,这一片穷乡僻壤啊

出事,出的都是大事,仿佛想提醒谁

不能让它一直穷下去。少年

也担心这一段路,双手抱着自己

好像坐在了咆哮的江水里

他的担心,并非多余。一声声尖叫后

客车打滑,斜靠在山体上,不动了

下了车,人们惊魂未定,抽烟

沉默,望着跌宕起伏的乌蒙山

和滚滚西去的江水。虚弱的少年

多想大哭一场啊,遇险的人群中

他看见了他离家出走的表姐

那是一个突然苍老的女子,靠着

一棵树,用手机,不停地发着短信

再上路,已是深夜

昭通平原的上空,一轮满月

睡着的人们都醒了过来,一颗颗的脑袋

整齐地偏向窗外。虚无之所

路的两边,山上,都是坟地

它们和村庄,犬牙交错,没有边界

木偶一样的少年,一边收拾行李

一边问他的表姐:“这么多年

你一直在昆明?”表姐没有回答

昭通的秋风,吹落了无数的杨树叶

 

孽海花

 

(弥赛亚)


戏子唱小调,我穿起袈裟

吹法螺

一对苟合的男人

一对描金的鹧鸪

挂在黄梨木屏风上,象两只大耳环,荡来荡去。


明朝末年,

我们租下永定河边的公寓

划下圈子

过少数族类的生活

读早报,乘电梯,在夜晚闻薄荷的香气。



Delete

 

(彭敏)


多年来混迹于人群中摸爬滚打奋勇向前,猛回头

发现走过的地方都成为一片废墟。别人顺着青草

摸到了羊群和牧羊女的大腿,他两手空空,抓不住落叶

他背靠大树,大树枯死;他手捧鲜花,苍蝇来袭

他像一条漏网之鱼走巷穿街,四下里的丧家之犬就围拢来称兄道弟


妹妹嫁到山里生儿育女,他像一株瘦小的灌木

朝这美丽的城市伸展臭味的枝叶。他积蓄才华

但拙于生计;他长相平平,不得不努力培养心灵美

异乡的风雨连绵不绝,两千公里外的老母把辣椒

挂上房檐后,看见了谁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


"奥斯维辛之后,恋爱是野蛮的。"接连几晚,在吱吱的

交配声中手淫之后,他脸上浮起温柔敦厚的愠怒,发誓

在有女怀春之前将房间里的老鼠赶尽杀绝。年少时阅读过

的一本佛经使他在挥舞扫帚时心存善念,他借来领居家的

花猫,在门口留一道隙缝,稍一沉吟又一脚把门板踹紧


有人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发表重要演讲,有人

蜷缩在点着蚊香的房间一角,像一只惊慌失措的

蚊子。有人跳楼,有人虐狗,有人唱歌,有人憋尿

而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窗外的麻雀停止了

鸣叫。在这辽阔的城市,他从此孤单一人


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骤然止息。一只乌鸦

频频造访他空白的躯体。"前尘往事成云烟",

他住在远离大海的小房间里关心粮食和蔬菜

不能去西式餐厅偷窥吊带女郎,还必须和路边的

乞丐断绝来往,尽管他们磕起头来兢兢业业


大自然的美妙色彩仍然缤纷,只是他双目几乎

茫无所见,仿佛突然坠入风烛残年。他艰难地

走下楼梯,走到街上,然而再没有一条道路放他

通行。吹自旷野的微风把纷乱的街道变成年久失修的

吊桥,每一次眺望远方,都使得脚下险象环生


他曾皓首穷经,想见自己手握公章、银行卡

如今,天一黑他就躺下来做梦,并把白天称作梦游

人民的脸上笑靥如花。而他,是否应该停止上窜下跳

返回偏远的故乡乐天知命?多少年了,他始终没能学会

在一次众目睽睽的跌倒之后,补上一个宠辱不惊的微笑


城市像飘浮的蜃景,只剩下泪水还清晰可见。一千只候鸟

背井离乡,就有一万个游子乐不思蜀。也许是

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他的眼里有时燃起纤细的火苗

他需要足够的想象力,才能在倾倒的垃圾筒旁边

在更冷的秋风中,站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而不是


一只苍蝇

 

 

旧旅人

 

(邱岩)


当大地走到我们面前

像胸膛里塞滿春光的旧旅人

嘴角上翘起漫山遍野的野花连缀的笑容

目光里安宁的光线,温暖了我们经过的空间


我们的心塞满甜蜜,而甜蜜塞满某一个瞬间

孤独的话语将自己赐予孤独

心是一副旧车轮,因春天的力量而转动飞扬

时光,惟有沉浸时光——打磨我们最真实的存在


当我们在大地上走动

当风起时,旋转进风里

大地发出芦笛之音

我们看到未来的光线,迷漫进每一双幸福的眼睛



吊带裙

 

(邬霞)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的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

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洗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吊带裙 它将被装箱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在某个下午或晚上

等待唯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 以上诗歌摘自《诗刊》(微信公号:shikan1957)、“诗藏阁”微信公众号、“明天诗歌现场”(微信公号:mtsgxc)、“十九点文艺沙龙”(微信公号:shijiudianwenxue)、“诗歌是一束光”(微信公号:mtsgxc)、阁楼诗歌(gelousg)

◎ 凤凰诗刊周日发刊,凤凰网读书频道亦有专栏。栏目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

◎ 欢迎自荐优秀诗歌作品、诗歌评论,暂无稿费,仅为传播。投稿邮箱:yanbin@ifeng.com

◎ 凤凰读书为凤凰网读书频道(官网:http://book.ifeng.com/)官方微信公众号(微信公号:ifengbook)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