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契约婴儿的博客

生就小杂家,死成空空匣。死生都非我,哋嚠萌萌哒。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三年灾害末——农村, 成长于十年动乱中——学校, 工作于改革开放初——城市, 挂网于百无聊赖日——群组。 人生信条: 行正道、淡看沧桑, 言正事、莫违真心, 顺自然、不可强求, 忘得失、自得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章太炎曾痛斥抗战投降派:信中将蒋介石视为秦桧  

2015-07-30 17:50:4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太炎致马宗霍信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久,65岁的章太炎(1869-1936)在给关门弟子孙思昉的信中说:“东事之起,仆无一言,以为有此总司令、此副司令,欲奉、吉之不失,不能也。东人睥睨辽东三十余年,经无数曲折,始下毒手”。他强调,虽然抵抗未必能胜,但“败而失之,较之双手奉送,犹为有人格也。辽东虽失,而辽西、热河不可不守”。 北伐之后,一直不承认南京政府、一直反对一党专政并遭到国民党通缉的章太炎,本来一直闭门研学,不问国事。此刻面对日军入侵,当局军队却“不抵抗”的怪现状,他终于忍无可忍,痛斥抗战投降派。

  1931年10月,章太炎收到入室弟子马宗霍的赠书《音韵学通论》(该书由章太炎题笺)。他将该书通读一遍后,于当年12月7日复信马宗霍。按常理而言,这封信的内容本应是古文字学的学术交流,可章太炎却在信中大谈国事,再一次痛斥了抗战投降派,对国家现状深感沉痛。信文转录如下:

  宗霍足下,前得《音韵学通论》三册,略已阅遍,大致不误。东事起后,当局已不能禁人言论,而老子终无一言者,盖拥蒋非本心所愿,倒蒋非事势所宜,促蒋出兵必不见听,是以默尔而息也。逮今拟划锦州为中立区域,则放弃东三省之志已决。学生群呼打倒卖国政府,亦奚足怪!但闻北来诸生复垂意于粤人夫己氏者,斯可谓暗甚也。陈友仁之东行所谈何事,见诸东国报纸,无可揜饰。然则校论宁粤两方,宁方则秦桧也,粤方则石敬瑭也。秦固屈伏于敌,石则创意卖国者。去秦求石,其愚缪亦太甚矣。此事起时,误在求联盟会。既不敢战,又不敢直接交涉。迁延时日,致敌之侵略愈广,而袁金铠辈汉奸政府亦愈巩固。此后敌虽撤兵,汉奸政府可撤乎?彼以不侵中国领土为名,而假其权于汉奸。乃施肇基辈绝未言及,亦可怪也。今日之势,使我辈处之,唯有一战……

  章炳麟白 十二月七日

  章太炎在这封信中,将蒋介石视为秦桧,将汪精卫视为石敬瑭,认为这些投降派均难以拯救国家于危难之际。他更进一步指出,所有外交努力,所有国际交涉,都应建立在“敢战”的基础之上,否则都毫无意义。在当时情势之下,汉奸与卖国贼大行其道,就正是投降派们“不敢战”的结果。他激奋地宣告,“今日之势,使我辈处之,唯有一战”,并再次发出了与致孙思昉的信中相似的感慨,称即使“明知必败”,也应当奋勇应战,因为这关系到人格国格,因为“战败而失之与拱手而授之,有人格与无人格既异,则国家根本之兴废亦异也。”

  但章太炎在“拥蒋”与“倒蒋”之间,心态也是极其矛盾的。他自谓“盖拥蒋非本心所愿,倒蒋非事势所宜”,但相比汪精卫等“创意卖国者”,还是希望能“促蒋出兵”抗战。在大敌当前的紧要关头,章太炎还是以国家利益为重,衷心期望政府当局为抗战发出统一号召,章太炎更以一系列实际行动,痛斥当局投降派,声援各地抗战,全力“逼蒋”抗日。

  1932年1月13日,章太炎与熊希龄、马相伯、张一麐、李根源、沈钧儒、章士钊、黄炎培等知名人士,联名通电,痛斥当局“不抵抗”,强烈要求发动全民抗战。电文说:“守土大军,不战先撤,全国将领,猜贰自私,所谓中央政府,更若有若无”,要求国民党各派首领“立集首都,负起国防责任,联合全民总动员,收复失地”,否则“应即日归政全民,召集国民会议,产生救国政府,俾全民共同奋斗”。6天之后,章太炎又率张一麐、赵恒惕、沈钧儒、李根源等,联名通电全国。这则《请国民援救辽西》通电,对东北义勇军的奋勇抗敌予以了高度评价,称“义勇军以散兵民团合编,妇女老弱,皆充负担之役,胜则如墙而进,败则尽室偕亡,所谓将军有死之心, 士率无生之气者,于此见之”。他严斥当局“素无斗志,未闻以一矢往援”,指出“国家兴亡之事,政府可恃则恃之,不可恃则人民自任之”。

  1932年1月28日,日军又悍然对上海闸北发动了突然袭击。驻守上海的第十九路军将士在人力物力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奋起自卫,顽强抵抗,史称“一·二八事变”,就此拉开了淞沪之役抗战的序幕。章太炎此刻正居于沪上,目睹日军残暴与我军英勇,大为感动与激奋,为之撰写《书十九路军御日本事》。他盛赞此次战斗中的我军表现,称“自清光绪以来,与日本三遇,未有大捷如今者也。”篇末,他仍不忘再次告诫当局,应当团结一致,勇于“御外”而非“内争”,文中写道:“自民国初元至今,将帅勇于内争,怯于御外,民间兵至,如避寇仇。今十九路军赫然与强敌争命,民之爱之,固其所也”。

  1936年5月,终于在章太炎逝世前一个月,蒋介石致信章太炎,保证相互信赖,庶几团结一致共渡难关。6月4日,章太炎于逝世前10日,复信蒋介石,最后一次痛陈利害,促其抗日。信末,谆谆告诫道:

  “若夫开诚布公,以悬群众,使将相之视枢府,犹手足之头目,转移之妙,自在庙堂,此非草野所能与,而固不能不殷殷期望者也。匆遽阵辞,当不以临渴掘井为诮”。

  这是在最后一次提醒蒋介石,全民族统一抗战乃大势所趋、势在必行,不可再犹豫权衡、但求自保,必须尽快“开诚布公,以悬群众。”

  遗憾的是,章太炎没能看到全民族统一抗战的大幕开启。1936年6月14日,章太炎病逝于苏州锦帆路寓所。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章太炎以老迈之躯,口诛笔伐,南北驱驰达5年之久,以一代文士的赤诚良知,向政府、学界、民众大力呼吁,为全民族统一抗战奔走呼号,不遗余力,为其早已著作等身、声名远播的个人生涯划上了壮丽苍凉的句号。半年之后,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张学良、杨虎城不得已以武力逼迫蒋介石,中国终于走上了国共合作的全民族统一抗战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